© 2017 by CNEX Foundation. 

2016 WINDOC 製片人基礎培訓課程「Make Your Pitch as a PUNCH」講座紀錄

July 11, 2016

時間:7月11日(一)
地點:撫臺街洋樓
講師:張勇 | 製片

 

 

 

本日最後一場由帶著《我的生命線》這個項目參與韓國仁川紀錄片提案大會(Docs Port Incheon)的製片人張勇分享如何做一個強而有力的pitch,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就定義上來說pitch是對一個項目關鍵的精華要素的提煉萃取,不過是以口頭的方式表達出來。Pitch可以算是整個項目開始的第一步、一個亮相。做好一個pitch能帶來的好處不僅是讓作品變得廣為人知、找到資金,也能找到同類合作夥伴及通過評審的建議,重新審視自己的計畫。其中製片也提到,許多投資方不一定是提案會上的決策者,也可能是觀眾,而願意給資金的人通常都是看過他們pitch的人。

 

張勇認為提案首先要收集信息,確定目標,並根據目標明確自己的策略。瞭解誰會去參加提案會,針對潛在合作夥伴去修正提案的內容,此外也要了解不同提案會的規則及時間限制。技術上的細節也是需要考慮的,提前勘查場地設備,考慮片花是否需要做些修改,如調整字幕大小,雖然麻煩卻會被視為負責任的態度。

 

片花中需要有強而有力的角色及引人注目的敘事線,包含衝突點跟對抗外,也要讓觀眾知道這個紀錄片背後想要表達的更深層宏大的事。透過片花也可以展現團隊的專業技術,像是攝影畫面的美感呈現。片花如果表達不到位,無法吸引人繼續觀看,後面可能就沒機會了,因此在剪輯片花的時候,如同前面幾場演講的講師也提過的,導演很容易陷在素材裡面,作為紀錄片的製片人必須要跳出來,堅持自己的底線,確立表達的方式與方法,並且讓導演相信自己所做的是為片子好、為導演好的,建立彼此的信任。

 

一份提案企劃書最重要的是Logline,也就是用一句話梗概自己的故事內容。Logline不容易寫,但寫不出一句好的Logline。張勇認為是還沒把自己的故事想清楚。這邊他也補充,好的Logline動詞盡量越多越好,避免都是抒發情懷的用詞或過分詩意及抽象。其次是故事大綱,務必寫故事裡面會發生的事,而不是片中無法呈現出的主角幾年前的光榮事蹟。接下來在導演闡釋的部分,除了提到片子對於社會的意義,更要強烈闡述個人做這部紀錄片的動機意圖,建立導演與片中主人翁之間的強聯繫-主角當下所面臨的處境,就是導演面臨的處境。如此能降低他人對於團隊拍攝決心的質疑,並替提案加分。

 

 

相較於書面的表達,提案演講的部分,張勇再次強調,要用“說”的來準備。大部分的人可能是先寫好後,上台照著唸、照著背。在此他建議不妨先錄下自己第一次講的練習,再去整理做精簡。利用口語表達能夠控制語調與及節奏的優勢去不斷練習,甚至可以逐句的搭配情緒、配合秒數做反覆的訓練。

 

然而提案其實也是商業行為的一種,只是從商品變成改賣一個“project“。所有的商業行為都要回答這三個問題:Why this? Why you? Why now? 即為什麼要投資這個主題內容不是其他的?市場上有很多同樣的項目,為什麼要把資金給你不給其他人?為什麼要現在就投資而不是等個幾年後?利用這三個問題去檢驗自己的片花、演講稿跟項目計劃書,看自己能否明確清楚地回答出來。張勇也提到,在提案大會上,除了展示項目,還要展示自己。很多投資人曾表示:「我不是在投項目,我是在投團隊。一個一流的團隊,做三流的項目,可能也會有二流以上的水準。但是三流團隊做一流項目,做出來可能比三流更差。」因此提案之外,更要推銷自己,讓人堅定的了解,自己是做該項目最有能力且最合適的人。

 

最後製片建議可以把聯絡人的信息放在計劃書上最顯而易見的地方,講的東西要簡單直接、利於重複,且為講求效率,不要羞於談合作談錢。誠實也十分重要,富有經驗的commissioning editor看得出來自己有幾斤幾兩。對他們提的問題,若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不需要擠出一個答案去應付,明確委婉地說明該問題還沒想過,回頭想好再聊,並表示感謝啟發另一層思考即可。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2017 WINDOC 剪輯工作坊講座紀錄

October 2, 2017

1/1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