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by CNEX Foundation. 

2015 IDFA 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影展 製片人參訪紀錄

史筱筠、廖憶玲​兩位WINDOC計畫入選者,前往荷蘭參訪IDFA(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影展)。IDFA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紀錄片影展之一。自1988年起開始舉辦,2015年自11月18日到11月29日舉辦,主要活動包含IDFA Festival、IDFA Forum、Docs for Sale、IDFAcademy等熱烈舉行,IDFA以「創意紀錄片」為主,也兼具提案/創投、買賣、映演、研討、推廣教育等功能。

- 大會規模 -

每年,集合在阿姆斯特丹參與IDFA盛事的專家及紀錄片超過2500部,在這為期七天的時間中主要活動包含影展、紀錄片買賣市場、IDFA Forun,IDFA學院、紀錄片實驗室、大師講堂、會議、演講等。

 

 

- 參與活動 -

IDFA Forum有兩種主要形式的提案,以總預算資金到位狀態區分,較大形式稱為Central Pitches,參與這個提案的項目需已經籌備總預算的項25%者才能參與。提案較小形式的稱為Round Table,Round Table也以多種類型和階段來做不同的提案主題,兩個形式的提案皆有眾多決策者和資金挹注者參與。通常,每個提案都可投這兩個,但是最大的區分為每個提案之總預算到位狀況為區分。

  • Central Pitch
    Centeal Pitch以兩個上午舉行,入選者通常是具有高度國際水準的提案,希望更進一步在Central Pitch中尋求到可能的資金,來自各國重要的決策者(包含電視頻道採購、國際發行商、專業製片人等在提案者7分鐘的提案後,擁有8分鐘的提問時間。通常已具被一定程度的電視台挹注者才能入選Central Pitch。今年參與Central Pitch的項目約有20部。史筱筠導演觀察到,除了一部由華裔的導演吳皓 (網路科技與中國青年現況)之外,幾乎都是歐美的案子.當中多與宗教,人權/女權,等國 際上關注的社會議題。

 

  • Round Table
    為期三天的Forum中,上午以Central Pitch為主, 下午則為Round Table的形式來以較如此大規模的方式呈現的提案(決策者僅大約7人左右),今年共有20個項目進入Round Table中提案。製作團隊與投資方以圓桌方式討論,同樣有觀眾可以在四周旁聽.在這些提案當中可以看到的提案以某個程度來說就稍微多樣一點,但同時也可以感覺到的是完整度比較沒有這麼的高,或是投資方有興趣的可能也比較少。整體來說大部分的案子都還是相當的有故事性與衝突點,是國外資方比較有興趣的題材種類。

 

  • One on One Meeting
    史筱筠製片雖然在這次forum 中沒有機會提案,但是影展forum的參與者與歐洲業界的專家們討論案子的機會。史筱筠製片一共與三位影展當中安排的業界專家對話。其中有EDN(歐洲紀錄片聯盟)的代表Cecilie Bolvinkel, ,歐洲媒體基金發展協會Creative Europe Media的代表Geneviève Felgueiras,與一位歐洲頗具知名度的紀錄片製作與發行公司”Doc & Film”的代表Daniela Elstner對談。每一位專家都對史筱筠製片帶去的案子與我們未來若要往歐美尋求資金有很中肯的建議。

  • 影展
    這次獲得IDFA Competition for Feature-Length Documentary和IDFA Bertha Fund 大獎的是來自伊朗的導演Rokhsareh Ghaem Maghami,作品Sonita,它同時也是觀眾票選最喜愛電影的第一名。由錢孝貞(Jean)所剪輯的Miss Sharon Jones!獲得觀眾票選最喜愛的電影第15名。今年IDFA影展競賽類與非競賽類,以及小於30分鐘到超過60分鐘長度共計有338部影片。就影片放映內容分成幾個大類:競賽、大師觀摩、影展觀摩、世界全景、音樂紀錄、另類紀錄片與另外八項延伸出來的主題分類。

 

  • 頒獎典禮
    頒獎(閉幕)典禮是IDFA影展的盛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影展當中有個特別的獎項 - 年輕評審團獎,這個是由一群18歲以下的青少年所組成的評審團,挑選出他們心目中最好的參賽片。這群年輕評審們在台上述說著他們的評審經驗,讓我們看到展方對於年輕評審的尊重,而這群年輕評審們又是多麼重視這項神聖的工作。也讓我們看到這個國家是如何讓年輕人從小就可以接觸紀錄片。今年Best Feature-Length Documentary的獎項由來自瑞典/芬蘭的影片Don Juan獲得。

 

  • Doc for Sale  紀錄片買賣市場
    Doc for sale 是 IDFA提供給製片與買家們見面的一個平台。史筱筠導演認為參加影展的人數眾多,大多數的買家與賣家在參加影展之前就已經有稍微聯繫過。因為建議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如果要參與此類型的國際提案大會,除了帶正在執行的影片之外,也可以帶一部成片。史筱筠導演自身在出發前就已經有跟一家來自英國的發行商 Espresso International Media  約好在影展期間見面商談對於影片交給對方發行的可能性。

  

  • 大師講堂
    IDFA的大師講堂非常精彩,例如DOCAIR的 CEO金民喆(Min-Chul KIM)分享了他第一手關於製作人如何在國際上共同合製並且如何將亞洲觀點帶給全球觀眾的第一手觀察,並且協同許多著名的剪輯獅、製作人、委製編審討論粗剪階段的問題。另外,史筱筠導演參與的大師講堂事由Suzanne Raes 與 Errol Morris 兩位資深導演分別以自身的紀錄片製作經驗與觀眾分享。擁有許多拍片經驗的Suzanne以他曾經拍攝過的The Houses of Hristina和The Rainbow Warriors of Waiheke Island 兩部迥然不同的紀錄片為例,一部是跟隨著從保加利亞移民到荷蘭的女清潔工如何在異國面對長期的寂寞與藉著攝影尋求自我的故事,另外一部則是跟隨著一群年老居住在紐西蘭的嬉皮追朔到1985年他們參與的彩虹勇士號的綠色和平運動,一直到一顆砲彈擊垮了它們的船隻的歷史.導演分享了兩部影片拍攝的過程,現場同時出席的是她長期配合的剪接師對談

 

  • 製片人早餐會Producer’s breakfast
    這是今年IDFA特別舉行的活動,限定領有IDFA Forum Pass者才能參與。史筱筠製片在到達IDFA之前影展方就寫信詢問與其他國家製片人合製的意願,然後對哪些國家有興趣,之後在到達以後他們隨即安排了在Forum開始前與另外五位不同國家的製片人一起共用早餐。與史筱筠製片同桌的有從瑞典,德國,丹麥與羅馬尼亞來的製片們,大家除了一起用餐閒聊外,也彼此了解了對方國家的製作狀況,彼此作品的屬性與未來合作的可能。

 

- 參訪觀察報告 -

史筱筠導演

我今年有幸去了好幾個國際影展與提案會,心得其實非常的多,很難用隻字片語 來說出我的收穫與感受。

從今年公司自費參加廈門的ASD(陽光紀錄片大會) 提案會開始,到參與CCDF 提案會觀摩,然後是法國的 Les Ecrans de Chine 的影展放映,接著是美國的聖路易國際影展放映,最後來到荷蘭的IDFA。
 

這次參加IDFA  的心得可以幾個層面來說。一個是心靈與眼界上的開啟, 另外是紀錄片內容與技術上的學習,,最後是歐洲紀錄片市場的喜好與遊戲規則(尋求資金與製片交流)。

 

​A. 心靈與眼界上的開啟

由於我比Cnex 其他團隊提早四天抵達阿姆斯特丹, 所以有時間去逛這個城市著名的國家美術館, 林布蘭特的故居與 Ann Frank House, 短暫的先體驗這個國家的文 化藝術, 同時也讓我有更多時間觀看影展上的作品. 影展開始之後我陸續看了十五部影片, 題材從戰爭,       宗教,移民,社會,家庭到人類的歷史與未來,導演從競賽中的年輕導演到大師級的 Albert Maysles, 著實讓我在短短的十天當中有著心靈上深度的沉澱,省思,與眼界上的開啟.尤其在這個科技進步而人類又因宗教與利益在戰爭的同時,身為一個影像工作者,我們到底能夠做些什麼,這些作品對我來說都是很大的啟發.

 

B. 紀錄片內容與技術上的學習

​​

藉由影展中的影片與深入探討Doc Lab 的作品,提案會的過程等等都讓我學習 到紀錄片的題材與說故事的方式其實還有更多元,更寬廣與深入的可能性.在影 展中的大師講堂與業界的 Industry talk 上的尤其讓我認識到我們一向比較忽略 的音效,無論在內容的想像與技術的提升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C. 歐洲紀錄片市場的喜好與遊戲規則

其實因為在參加 ASD 的時候我們就與世界各地的投資方如法國的 Arte 與法國公共電視, 美國的 PBS, WATA, 日本 NHK, 中國上海記實頻道, 與許多各國的電視台等等都有一對一的會面, 所以在當時我們就大概知道每一家電視台與資方對於我們手上正在執行的兩個案子的是否有興趣, 也大略知道這兩個案子未來在國際上發展的可能性。

所以當初申請國藝會與 Cnex 製片人培育計畫時所醞釀的兩個案子, 在來到 IDFA 時其實已經有了轉變。 其中一部已經拿到了部分上海紀實頻道的投資。另外一部在這段時間正在與法國的一位製片人商談發行權. 所以即使我們正在執行的這個 案子在尋求更多資金。 但我同時也很清楚, 因為影片本身與各投資方的需求, 要在這個場合能進一步的談到投資有其困難度。


也因為 IDFA 與其他提案會的屬性有些許的不同, 所以在來到這裡時, 我的基本戰略與去ASD就有很大的差別。在參加 ASD之前,其實我就與各大電視台與投資方 email 聯繫過, 讓他們知道我會參與這個影展, 然後手上的影片大綱與片花會寄給他們, 然後與對方預約時間在影展當中會面。在 IDFA 這裡我則選擇與業界專家一對一面談,同時與歐洲其他國家製片交流。

而從提案會,面談與交流之後,我對於IDFA與歐洲紀錄片市場有個大概的認識。美國其實一直以來因為國情與自身影業市場發達,他們對於境外影片投資一直就不太有興趣。歐洲體系則稍有不同,歐洲比較具有國際觀,同時非常關注美國與中東情勢. 而在紀錄片發展上歐洲自成一個體系已經行之有年,北歐國家大部分都會合製與合資,其他強國如法,德,英,雖然可能有其各自風格,但也有很多合作機會,同時更因為歐盟與這些國家相近關注的議題與歷史背景,他們也會投資東歐國家的影片。

 

中國因為近年崛起,歐美人士對於中國有一定的好奇心而會關注,目前也許還在獵奇階段,但已經可以漸漸看到他們還是希望能夠看到的是故事性比較國際化的案子.同時在歐洲體系從提案與取得資金的流程相較亞洲會比較長,所以要往國際合資的製片也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最後,我很感謝國藝會與CNEX讓我去IDFA的這個機會, 這次的經驗讓我認知到要往國際發展的影片的確要有適合的題材與故事,然後要有一個有語文能力強同時又能夠對外協商的製片,但最終,好的作品除了要有好的故事與層次之外,它必須要有時間的累積,最後時機到的時候,適合的作品才可能由適合的人推到國際市場上。

 

廖憶玲導演​

  • 台灣國際製片人的養成條件

IDFA Forum pitch主要以歐洲市場為主,此形式以歐洲國家為核心已有運作多年的歷史,主要以鄰近國家的合作案為主,其中最主要的關鍵是國際人際網絡經營及紀錄片案本身的強度,此行的觀察在於,若要打入西方市場進行國際合作,必須要有長時間參加全球國際提案大會經營人際脈絡的條件,條件的基礎建立在1.資金2.代表機構以及製片人本身製作影片的履歷3.計劃案本身的國際性,但以一個新加入亞洲國家製片方的角度,能最快速切入的方式不外乎以政府單位作為後盾,例如此行得知韓國領數十位紀錄片導演,帶著提案自行籌劃韓國會外提案會,邀請歐洲幾位重要的製片人直接聽取提案,相信他們對於整體運作進行觀察研究並提出具體的執行方法。我不認為每年台灣派出不同的代表參訪國際提案會或市場會有什麼實際的效果,這必須要有組織、長遠規劃以及資金的浥注,簡單講,就是要有值得信任的熟面孔或單位,因為後續的合作都需要長時間的討論及會面。長久參與國際提案大會也有助於培養挑選案子的眼光與敏感度。

  • 紀錄片案及導演的國際視野

在Round Table中的Arts & Culture項目中,收獲最大的是看到全球對於藝術與文化議題的提案,看提案者全然不同的手法與詮釋,以及觀察歐洲編審對於選片的角度與想法,這對我進行中的計劃有非常大的幫助。
在聽取來自全球的紀錄片提案,並觀摩入圍、入選影片,對於台灣紀錄片導演拍攝的題材深表可惜,在於我們往往無法提出更獨特的世界觀,這世界觀有別於西方國家,我們對於題材更需要以東方/亞洲觀點去延伸故事本身在全球的議題,否則也只流於獵奇與溫情主義的形象。另外,此行深感台灣紀錄片被邊緣化的危機,尤其在Round Table pitch最後一組聽到的提案是亞洲結合東南亞、中亞進行一個十幾位青年導演的跨國合作案,但台灣卻無緣加入,讓我重新審思,我們所謂的”國際”市場除了西方國家之外,更應該要聯合亞洲國家進行更有趣的合作計劃。我認為所謂的國際製片人材,這當中所談到到國際,絕非只有西方影展、西方提案大會組織,應該是以全球的眼光來做長程規劃。

  • 研究會面人選資料及面談訣竅的掌握

IDFA Forum除了被挑選進入的提案以外,有來自全球300多位觀察員,如何從邀請名單中挑選出可能會對你的計劃案有興趣的資方,需要研究邀請名單中的背景,在短時間只說他們想聽的重點,這是過去在CCDF5及此行的觀察,但在此之前我認為製片及導演都需要思考周慮且熟悉掌握自己影片呈現的觀點及手法,我認為未來若有機會徵選計劃案做類似的參訪行程,勢必得從計劃案企劃階段便邀請有國際提案經驗的師資以工作坊的方式重新審視/訓練精進案子/提案者本身的厚度,才有可能增加合作率。本次我的目標是找到契合影片精神的國際製作顧問,此行很高興能順利找到顧問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