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by CNEX Foundation. 

2015 WINDOC ASD 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 製片人參訪記錄 

劉建偉、盧曉筠兩位入選「製片人培育計畫」的專業紀錄片工作者,於3/16-20前往廈門參訪ASD(亞洲陽光紀錄片大會)。整整5天的緊湊行程讓兩位製片人在短時間之內吸收大量知識、開拓國際視野,更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決策者種下未來合作的契機。

- 大會規模 -

2015 ASD共計有720名、38個國家的紀錄片專業人士參與,包含132位買家和40家國際發行商,被公認為亞洲地區紀錄片交易最重要的市場。

 

- 參與活動 -

(1) 提案大會
連續四天,共25組紀錄片團隊上台公開提案,由來自世界各地的紀錄片媒體、電視台、委製編審評選,給予專業指導講評,極具啓發性。本次一共頒出「最佳中國提案」、「最佳亞洲提案」、「最佳國際提案」三大獎項。

 

(2) 專題研討會

參與一系列針對中國市場動態、頻道選片決策、國際聯合製作策略、新媒體網路平台等關鍵議題的深入座談,結合成功案例如「看見台灣」、「上學路上」個案分享,向參與者分享寶貴經驗。

(3) 一對一面談

ASD提供大量機會讓參與者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決策者(包含電視頻道採購、國際發行商、專業製片人等)安排面談,為目前進行中的計劃提供咨詢建議,並討論進一步合作的各種可能方式。

(4) 市場展

本次有近30家電視台、國際發行商、製作公司設立攤位,以展示最新作品、互相交流市場資訊,並尋求合作機會。

 - 參訪觀察報告 -

劉建偉導演


​活動內容簡述

3/16

中國提案

 

3/17
開幕演講

研討會What’s Up: 中國紀錄片市場

提案大會#1 6個提案

發行商展示

廈門時段

 

3/18

工作坊:邁向中國市場的鑰匙

提案大會#2 6個提案

研討會:中國紀錄片與互聯網平台

一對一會晤:Twin Cities Public Television, John Lindsay

案例放映:月亮

 

3/19

研討會 國際聯合制作:亞洲─歐洲

提案大會#3 6個提案

亞洲頻道編輯大師班

一對一會晤:DOCO紀錄影院宋曉曉、重慶廣播集團紀實傳媒、

TI ComNet, Toshie YOSHIDA

 

3/20

提案大會#4 6個提案

心得與收穫

■3/16這一天的中國提案不是正式活動的一部份。來自各國的評審,將從各組選出兩個提案優選在3/20的畢幕式進行頒獎。這是我從業二十年來,第一次近距離去觀看別人的提案,片花及提案只能有7mins的時間,我才感受到坐在台下的時間感有多麼不一樣,雖然7mins,可是確已足夠傳達很多、及精準的影片故事。主持人請各國的評委發表意見,將不同文化背景的觀察一起對比起來,有很多超乎我原來想法的comments。這一天我注意到了,上海自許是現代都市,希望能多引進與白領、流行文化的相關題目;對歐美國家文化而言,故事角色的不要太多元,會容易搞混。

 

■在這個提案會裡,經國不同國家的觀點交流後,有些題目取得不同國家共嗚的理由,讓我深感意外。印度跟巴基斯坦河流交界用丟石頭傳家書的故事,引起南韓選片人的興趣,因為南北韓也有相似的交界故事。非洲大象的紀錄片,泰國頻道有意願合資,因為泰國也有很多大象;一個關於學做蘭州拉麵的中國小男生的故事,特別有興趣的是半島電視台及土耳其電視台,因為這個中國小男生是個穆斯林,跟兩個電視台有宗教上的淵源。

 

■文化轉譯的困難下。簡單弱勢族群題目─如殘障者、有自閉症傾向的藝術家,如何克服自身的困境追尋夢想,這樣普世的主題也很容易取得各國觀眾的共鳴。

 

■在國際市場有些題目是長期被追縱的,且有發展性的不同歷程。像是國際化這件事,有一件題案是從一個貨櫃船談國際化的議題,主要談交通造成油料成本增加、也破壞環境。許多評審反應,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但是這個故事談法太基礎、方向太大,經過多年國際化議題的討論,應該需要更聚焦在更微觀的實際案例。電競類的網路虛擬實境的議題,年年都獲得全世界紀錄片頻道的注目,今年法國製作的《Game Fever》 ,著重在氣勢滂渤,日本製作的《Life as a Pro Gamer》,著重細膩貼身的案例描寫。網路虛擬是國際性很具共鳴的議題。也因此去年Cnex徵件,也是以虛擬網路與人生做為主題。關切大市場的議題偏好,再研發或徵件,由上而下的文本生產流程,將更有助於影片一開始就能更與國際接軌的可能性。

 

■從創作者觀點,自己原關注的題目,是屬國際題材或是在地題材其實通常有根源基礎的不同,國際化重點在於廣度,在地化紀錄片題材著重深度,能不能從在地題材延展成國際化題材,台灣真的需要對國際紀錄片市場口味熟悉的專業人才。

 

■從創作者觀點,自己原關注的題目常與個人的生命經驗有關,即使從在地題材發展成國際題材,也有可能犧牲原文化脈絡裡纖細的詮釋、或是創作的獨特性。就製片人而言,既然決定與一名導演合作,必需熟悉他的創作特色,並提供協助激發導演創作能量的條件。國際化有較大的資金,支持導演當然是一個可能性,但並不見得適用於每個導演。

 

■在「走進中國紀錄片市場」研討會,大概談了幾個中國觀眾喜愛的方向。重口味的娛樂需求,還是觀眾主流偏好。中國市場的紀錄片常有政治力介入的考量,不具政治性的主題,如生態、或勵志影片,能較被各頻道廣泛接受。中國近年的實境節目如《中國爸爸》,發展到更極致的綜藝形式,在紀錄片道德倫理上可能有許多爭議。國際化、資本化的紀錄片創作環境,就跟全球資本化的各項經濟議題一樣,一定有不少副作用。

 

■一對一會晤,雖然我沒有準備好怎樣的題材來做國際提案,但還好帶了一個正在工作中的專題影片、跟片花來會晤室。我想來到ASD,即使帶一個過去完成的作品跟不同國家的人交流談,都是必要的。可以從一個片花做基礎開始討論有什麼可能的延展性,或是藉此瞭解不同觀點對於自己作品的看法,都是很棒的收穫。

 

■在一對一會晤,可以得到更細纖不同角度的文化觀察,決策者們都很用心地發揮自己的想像力給你影片的建議。對於一部我正在進行的,關於海外志工的專題《微光時代》John Lidsay給我建議,有機會尋求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協助,他也建議我把影片剪短,在幾個網路平台播放的可能性。兩個中國女性決策人也讓我理解,台灣的紀錄片對中國市場還是有些新鮮度,因為內地還是對台灣的主題有些好奇。但是不論中國或是世界各地,紀錄片的主題裡能納入資金對象的當地元素,一定是彼此合作可能性的最佳觸媒。與日本的決策者Toshie YOSHIDA女士的會談,我發現有些現代化、全球化的主題,各地會隨著現代化腳步的發展而有所差異,日本可能走在台灣前面,台灣也常走在中國前面。

 

■對台灣的影片工作者而言,在ASD不太會因為英文能力而在溝通上造成太多的困擾,主辦單位提供了很好的翻譯協助。最重要的是還是要回歸影片的故事本身,是不是可以是各國決策者感興趣的題目。一個好的提案,是有效打開國際上的溝通管道,最重要的關鍵要素。

 

盧曉筠導演

從兩年前參加CCDF,我對於這個已經經濟崛起,但紀錄片發展才剛剛萌芽的中國感到極大的興趣,當實我看來自中國各組不同的紀錄片題材,心裡覺得很羨慕,因為他們能拍的題材好多,故事令我吃驚到瞠目結舌,這一次來,希望能夠再次觀察來自中國的題材,以及了解各國的買家會對甚麼樣的題材感到興趣,他們又如何用自己的角度剖析中國的故事。

 

 

中國提案會

因為是第一天,大部分買家都還沒來到現場,今天有9組提案,分別來自中國以及台灣。

除了台灣CNEX「我的世紀」之外,大部分可以歸納為中國農村與偏鄉現況,歷史與政治。

 

觀看完9組提案,我認為中國的故事,若是談農村或者偏鄉,不能在只是講脫貧,因為大家已經看了很多農村人要脫貧的奮鬥勵志故事,這樣會毫無新意,對於大家已經了解的事,必須提出新觀點,關於中國另一面未知的故事才有意思。另外題材上選擇歷史也是比較吃香的,雖然我認為不容易,但是中國有這個條件談歷史,相較於台灣歷史還是豐富的多。

提案預售

今天的預售提案包含各國的提案,印象最深刻也最想學習的來自德國的女性製片人Antje Boehmert,她帶來的提案是Worse than War–Fighting Ebola in Liberia’s County,故事講述的是一群在利比亞小村莊裡的人,面對伊波拉疫情報爆發後,仍然繼續留在自己家鄉生活的故事。提案故事本身就帶有強大的戲劇性,更重要的是Antje在提案時,台風穩健,她是唯一一個在提案時不需要藉助手稿與PPT就能清楚陳述提案內容的提案者。除了從容不迫,微笑說明故事內容以外,最重要是她展現了對於故事的熱情與了解,讓人感覺她對自己的提案很清楚,無論是故事發展、製作方法,以及資金運用的需求,都令人信服。由於提案表現很成功,探討的提材又富有國際議題,台下買家果然紛紛詢問關於片子的細節,有許多人也表示有興趣,Antje是我目前見過最棒的提案者。

論壇─紀錄片新動向:紀錄電影回歸大螢幕

針對紀錄片上院線,我個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對於這個題目很有興趣,可惜的是當天一對一提案的時間有重疊,因此進到會場,論壇已經進行到一半。進場的時候,正在發言的是張僑勇導演與范立欣導演,正在討論對於紀錄片走向大螢幕,談的是當紀錄片走向大螢幕,如何在商業以及藝術中做平衡。尤其兩位導演都有紀錄片上大螢幕的經驗,拍的也是中國的故事。

 

覺得獲益良多的是張導演提出關於紀錄片的定義:What is documentary? It’s the creative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ality. 他認為紀錄片紀錄的是真實,但這個真實必須透過一種有創意的方式解讀後呈現,若只是全然的紀錄真實將失去紀錄片作為一種傳播載體的意義。聽起來雖然貌似老生常談,但對我來說是再一次確定影像製作時的說故事方式有多重要。

 

台灣傳統紀錄片的問題也在此,許多傑出的導演前輩對於發掘題材,以及深入探討議題有很敏銳的觀察和能力,但是在說故事的方法上,卻始終很單一,常常導致與觀眾的距離變的很遙遠,到最後因為對觀眾不友善,也磨損了影片所能發揮的影響力。雖然我認為任何事情要利用一部90分鐘的影片說的清楚,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大部分的時候能夠做到讓觀眾理解並且開始關心這件事就已經是很成功了。於是,當一部紀錄片要躍上大螢幕,取得觀眾的接受度還是第一要務,利用說故事的方法把觀眾帶到影片中,再深入闡述要講的事情,這是十分關鍵的。

論壇─進入中國市場

這天早上有兩場的論壇,一場是由來自亞洲各大電視台買家所進行的,分享亞洲國際合作經驗。稍微聽了一下,阿偉哥傳來了訊息說另外一邊在進行來自中國的買家談他們想要甚麼樣的影片與合作方式,於是我趕忙進到另一個房間,裡頭坐著來自北京、上海以及湖南等等的電視台決策者,下面是各國影片發行商與製片人,這也是幾天以來我認為最有收穫的論壇之一。

 

分別就其中幾家電視台提出重點整理如下:

上海廣播電視台─

偏好題材:

  1. 軍事相關,而且要跟歷史大題目有關,例如二戰。

  2. 平時日常生活相關事物

  3. 歷史相關,尤其是當代歷史,主角為名人更好,例如毛澤東、蔣介石等等。

  4. 動物類

  5. 西方題材,科學或者人類文化起源等

較不偏好的題材有幾個,純文化,與中國觀眾生活離的太遠的,另外就是影片節奏太慢的。

電視台代表唐駿先生半開玩笑的作了個結論:中國觀眾口味是很重的!另外他在最後也說明上海廣播電視台的習慣是不輕易跟不認識的人合作,沒把握的題材也不作。

湖南廣播電視台─

偏好題材:

  1. 關注青少年、成長的真實故事。

  2. 動物紀錄片

  3. 未來希望發展系列性的實境節目

中央電視台─

偏好題材:

  1. 軍事相關

  2. 歷史上重要里程碑,例如二戰

  3. 動物類,例如大型哺乳類

  4. 人物誌

專門負責為央視選片的熊殷老師,她特別說明央視在買片子的事務上,因為要通過電視台的每個階級單位審查與開會,另外還有合約簽定的仲裁地問題,在時間上通常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作辦理。

 

見面會:未來新趨勢:中國互聯網平台

這個論壇主要討論中國的新媒體與紀錄片的關係,包含愛奇藝、優酷、鳳凰網、芒果TV等等,主持人則來自傳統紀錄片領域。整體的探討我認為沒有甚麼新意,主要是這些新媒體並沒有真正想好要如何跟紀錄片工作者合作,或者應該說他們對於紀錄片的理解還是單純以原本的網路點擊率出發,他們提出他們可以為紀錄片工作者釋出網路空間,甚至是一個個人頁面,讓大家把這些影像作品放上平台,達到宣傳行銷的一個方式。

我不了解是否因為中國的網路封閉系統,由於他們無法使用Youtube或者Facebook,所以他們覺得這樣的作法很創新?當然,由於中國人口數眾多,點擊率或者影片露出還是有基本的保障在,但如果只是這樣作,對於所謂新媒體的價值與影響力來說,我認為是蠻可惜的。

一對一見面會

針對今日的一對一,來自NHK的Ken-ichi先生對我們的提案給了很棒的意見。

Ken-ichi先生此行的目的比較傾向找到Pre-sale的國際合作,於是我們先跟他提了關於拉一碗麵的故事,我記得他一邊聽,一邊非常認真的記筆記,在我講完故事以前沒有打斷過我的提案,但是他觀看片花的時候有不時地癟嘴。等我結束後,他第一個詢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主角只有選擇一個小男生,而且是選擇了這一個,因為他認為這個主角周圍看不到其他的配角,同時在小學畢業前能夠拍攝的只有日常生活,他說小學生的日常生活是很無聊的,起床,上學,放學,玩耍,晚飯,睡覺,如果主角身邊又沒有其他角色,這樣會很無聊。他建議我們應該呈現至少三個不同的小男生的故事,同樣擁有要去開拉麵店的這個目標,但因為個性不同,目的不同,所能看到的才是這個村莊或者中國西部比較完整的面向,也會因此加深故事厚度。

此外,Ken-ichi先生說他對我個人有深刻的印象,我在前年參加CCDF提案大會時,Ken-ichi先生也在台下,由於我們是唯一一組作反核題材的,因此他印象很深刻,我當然也還記得他當時在提案會提出的尖銳問題!當時我們一直以為他判定日本觀眾不會喜歡我們的題材,原因是我們探討的是台灣在地的核能問題,但是對於已經發生過核災的日本來說,這個問題太初階了,日本觀眾想要了解關於核能更進一步的問題了,例如是否能成功利用核融合技術,或者是災後的輻射問題等等。沒想到他主動問我當時提案的片子是否已經完成,我告訴他我們後來利用少少的補助,剪出了一部三十多分鐘的影片,他要我將影片寄給他看,因為他們有一個時段,專門播放半小時的核能相關記錄片,他認為我們的影片可能會適合他們的時段,我向他提出我的疑惑,究竟當時為何沒有在CCDF上表達對我們影片的興趣?他說當時他要找的就是半小時的影片,但我們提案時是要作一個小時的,他才認為不適合,而提案會上提出的問題,其實是分享日本觀眾對於反核的思考,與我們作一個對話。在了解狀況後,我答應他回到台灣會立馬把片子寄給他看,心裡很開心,我們的片子可能因此又能發揮出更大的影響力,而對於NHK選片的喜好也更了解了一些!這也可以說是我此行收穫最大的一件事了。

見面會:野生亞洲:自然歷史節目

在這個論壇上,邀請的是來自亞洲的傑出野生動物紀錄片決策者與導演們,其中我的觀察是,來自馬來西亞的Scubazoo公司以及我長期合作的國家地理頻道是屬於偏向比較商業性的選題,而來自不丹電視台的製作人Kinga先生,來自日本Power-I製作公司的Tamotsu先生,以及印度的Mike Pandey先生,則是屬於獨立製片型的選題。

商業型的選題大致和前天中國決策者所舉行的論壇意見差不多,主要偏好大型哺乳類動物相關的題材。而獨立製片型的則是偏向談論環境與動物保育議題為主。

很高興我參與了這個論壇,也因此認識了Mike Pandey先生,他在論壇中分享了對於野生動物真正的關懷,以及他如何運用拍攝紀錄片去幫助保育這些野生動物,他是一個言行合一,令人尊敬的紀錄片工作者!論壇結束後,我和德宇製作的夥伴們找了一個他獨自一人的時候跑去找他交談,並且致上我們真誠的敬意。他毫不吝嗇的講了好多他去拍攝的故事,以及他的理念,後來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他還介紹他的兒子給我們認識,我們看了他最近正在籌畫的新故事,相處的過程令人非常愉快。

滿載而歸

經過了五天的提案會,我們搭乘這天晚間七點鐘的飛機回台灣,雖然因為搭機的時間,我無法參加最後一天的一對一見面會提案,但是五天來,每天早上九點鐘到晚上六點的緊湊行程,讓我學習到很多,腦子裡面都有點裝不下想法,雖然有時在提案中也會遭遇挫折,或者在了解決策者選片偏好時感到不理解,但開心的時間還是比較多的,因為可以一直和新的人接觸關於紀錄片的各種想法,我的視野也比來之前變得更開闊了!

超感謝CNEX的慧真姐與孟穎一路的陪伴與照顧,一邊忙著CNEX的攤位,一邊還要當我跟健偉哥的保母,最重要的是在我有任何問題以及想法想找人討論時,慧真姐和孟穎都很樂意提供意見與協助。

 

真的很高興我參與這一次CNEX與國藝會舉辦的製片人培訓計畫,我希望未來台灣有更多的年輕製片人也可以參加這個計畫,幫助自己成長,一起向專業製片人目標前進,往後不只幫助台灣的紀錄片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用紀錄片幫助台灣與世界變得更好。